何謂倡議 (campaign)?

團體常常浪費了寶貴的精力,在一連串永無止盡般的教育性活動或行動上,最後卻看起來沒什麼效果。相對而言,倡議 (campaigns)聚焦在一個具體的目標,藉此導引出團體的力量。

 

倡議與單純聚焦在社會問題的努力不一樣。倡議找出我們一部份的期望並努力達成。有了這樣的目標,便可強化教育性活動、推廣活動與增強抗議活動之效果。

倡議與一次性的抗議活動不一樣。一次性抗議,像是一場大型的撤資日活動,可以喚醒大眾的意識。但倡議的力量在於行動結束後大家問著「我們要如何來幫助改變?」我們能提供他們明確的後續行動。倡議除了幫助他們了解問題的嚴重性之外,也鼓舞民眾進一步採取行動──而這一切的一切最終將成為真正的改變。

Now -> Action 1 -> Action 2 -> Action 3 (like steps on a staircase) -> Goal

 

倡議有個目標

 

倡議是實現改變的有效方式,原因如下:

  • 有明確具體的目標,得以產生動能與能量;而非浪費能量在各種不同的行動上,卻沒有太多實質進展。
  • 有明確的鎖定對象──能實現改變的個人或群體──將有限的運動資源使用得更妥善。
  • 採用多種不同的手法和行動,讓民眾有許多不同的方式來參與及加入。
  • 彰顯出每一場行動都是前一個階段的延續、並持續朝目標前進,加強教育性活動的效果。
  • 長時間持續施壓,以迫使對方讓步。不同於一次性行動,後者讓鎖定對象得以靜待暴風通過。
  • 建立草根性領導階層,並與新夥伴結盟
  • 主動進取,建立自己的改變時間表
  • 倡議是根據目標來定義的:贏得一項居住改革、推翻獨裁者、說服市議會撤銷一道壓迫性法令,或是讓多國企業的血汗工廠得以成立自己的工會。

 

目標需要有一個人或一群人作為「鎖定目標」:可以實現改變的人。這跟「遏止氣候變遷」等未來願景不同──當中沒有提到由任何一個人或一群人來實現這樣的願景。倡議抓住一部分大願景,並要求付諸實行。所以氣候變遷的倡議目標可能是迫使一家企業投資太陽能面板、關閉一座大型煤炭發電廠或是讓一個實體從化石燃料撤資。

 

倡議使用多種不同的手法

圍堵、靜坐、罷工、遊行及街頭大聲公都是倡議中常見的手法。在倡議中,所有的手法都是用來持續向單一對象(能實現改變的人)施壓。倡議過程中,針對鎖定對象的壓力會不斷積累,直到他們妥協讓步。

南斯拉夫的一個學生運動組織Otpor深諳此道,建立起一場倡議,成功地將殘暴的獨裁者斯洛波丹.米洛塞維奇 (Slobodan Milosevic) 趕下台。他們挑選了可以針對米洛塞維奇不斷增加壓力的手法。他們起初發動有創意的大眾教育活動及街頭流動劇場,接著進行結合其他手法的非法公眾示威活動。

一項非常有效的手法是「緊盯警察」──取得在街頭上暴力對待學生的警察名字之後,出現在他們社區當中,舉著標語:這位警察毆打和平抗議的人。這項手法有效地在警察的鄰居及家人面前羞辱了他們,讓米洛塞維奇無法再驅策警察執行命令。

隨著公眾壓力的增加,Otpor最終癱瘓了首都,衝進國會大廈,並迫使米洛塞維奇流亡海外。

教育活動、盟友串聯、培植力量及全力進行大型不合作運動中都會使用不同的手法。與隨機的行動不同,這些手法是經過設計的,好長時間建立、提升壓力,迫使鎖定對象實現改變。

 

倡議需要時間建立

倡議不是由一次性活動組成的。事實上,改變從來就不會因為一場大型集會就發生。倡議會成功是因為能夠持續並長時間累積壓力。即使一場一次性遊行嚇到了政治人物,他們也不會覺得需要採取行動。他們可能只需要坐等大家對這項題的興趣流失就好。而倡議持續向鎖定對象施壓,好讓他們了解到他們必須進行改變。倡議會持續升高手法程度,直到最終取得勝利。

另一個倡議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有終點──也就是倡議取得勝利的時候。在取得勝利之後,倡議團體可以一起鼓掌、慶賀並舉辦一場派對!

 

為什麼倡議有效?

 

運動需要草根階層的領導力與經驗

為了成功進行大型的倡議,我們不能單靠國內或國際性領導人或組織。即使領導人再偉大,真正的社會變革力量是埋在草根階層當中。

倡議以一種自然、分散的方式來培植在地的能力及在地的領導人。隨著每一次在地取得勝利,自信與活動的能力也隨之增加。有了經驗,團體便能做出更聰明且更好的決策。

 

在地倡議可以複製

當在地組織探索著議題並嘗試新手法時,他們很有可能會使用在其他地方用過的手法,或是使用曾用在其他議題的手法。

以美國的廢止種族歧視的全國靜坐運動為例,最初是由來自北卡羅萊州格林斯博羅市的四名學生發起的,他們當時決定要針對當地藥房的汽水機採取行動。他們普及化了我們現在熟知的靜坐手法。

這個狀況很常見──發生在草根階層的創新,積累出國內外有效的知識,知道哪些有用、能鼓舞群眾,並建立出強大的運動。

 

活動要積極進取

抗議常常是處於被動的地位:回應著另一個被摧毀的森林、擔心著最近頁岩石油擴張的提案、抨擊我們政治領導人最近的行為,或在有權有勢的人開會的地點同時進行大型的行動。倡議是要達成目標,也因此讓我們處於主動的地位。我們制訂目標,並努力朝目標前進──這意謂著我們不需要一直追逐著一場場政府會議、跟著我們鎖定對象到處去抗議。

 

重點是:我們準備好要進行什麼倡議?世界各地的運動都已經在使用倡議了──塞爾維亞的Otpor、印度的Nagas、泰國的農民、肯亞的親民主人士等等。我們跟他們一起行動時,什麼樣的倡議目標對我們運動有幫助?您的團體/組織/群體要如何使用倡議?我們可以想出並建立出什麼倡議──在地的、國內的、國際的?

讓我們為社會正義發起倡議吧!

 


將這資源嵌入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