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出社交圈招募新血

社運團體成長到一定階段時,便會停止茁壯。這些團體常常會誤以為他們已經找到所有關心他們議題的人了。舉個例子:他們認為再也沒有其他人關心煤炭發電廠的擴張,或是願意對抗海平面上升了。問題常常不是出在我們已經找盡城鎮裡所有的人,而是出在我們組織的方式及我們發展自己團體的思維方式。

每次講到招募新血,我們許多人都會把民眾想為一個個獨立的個體。我們想像著有一群四散的民眾可以讓我們去招募(圖片左方)。

Lots of dots spread everywhere on the left side. Bunches of dots on the right side.

但現實卻非如此。許多人並不是單獨地被吸引到團體裡。問問看身邊的人吧,你就會發現沒多少人是因為拿到一張傳單、收到一封電子郵件、瞄到一張海報,或是看到一則臉書貼文就加入的。大多數人是因為有認識的人邀請,才參與或加入團體的。這是因為我們應該將社會視為一群一群的「社交圈」(圖片右方)。

社交圈可能是由正式或非正式團體而形成──宗教社群、午餐團體、熟識的鄰居等等。若您有在用臉書,您可以透過朋友的朋友的數量,來看看您自己的社交圈大小。

組織一個團體最快的方法就是詢問您人際網絡中的親朋好友。這些人是最有可能答應你的人。但到了某個階段,團體就會延伸到所有在原初社交圈的成員,並停止成長。繼續在這個圈圈裡探詢的話,可能也難再帶進多少人了。

有些團體會就此誤認為他們無法再得到新的支援了。接下來他們就會變得個性孤立,並承襲了原初社交團體的社會特性。如此就會疏遠其他人,並讓有著不同規範及文化的新社交團體難以加入。

重點就是該如何跳出您的社交圈,並找到與其他社交圈連結的人。以下提供幾個方法:

  • 出席您社交圈以外的活動及會議──這是一個大好機會,讓您得以認識其他人、觀察他們的運作方式,及發現他們的價值觀與您的倡議相呼應的部分。
  • 別再採用您慣用的手法了,試試看可能會吸引到不同觀眾的新手法──若您的手法是遊行、守夜,或在執行死刑時守候在監獄外,卻沒有用,那就該變換一下手法了。當我們的行動形成了慣例,就會讓我們變得容易預測且無趣。大家都想加入有新鮮事的有趣團體。
  • 留意其他與你們運動接觸的團體,並追蹤他們的後續。舉例來說,有新團體依循著教宗通諭關注氣候變遷毀滅性影響之健康社群的報告,進而為氣候變遷發聲。我們便可以追蹤這些表示想要參與的天主教會及健康倡議團體的後續。
  • 大量地與其他運動及團體的領導人進行一對一會談。與不同人見面,不是招募他們,而是向他們學習。他們的價值觀是什麼?他們對什麼有興趣?什麼樣的策略能招募到像他們一樣的人呢?(如何打下基礎:使用一對一會談)
  • 設計一份線上請願書或行動,訴諸各種不同的價值觀並吸引一批新人參與。然後透過一對一會談與這些人接觸。(Creating Your Own Online Media)
  • 進行直接服務──甘地相當熱衷於他所謂的「建設性計畫」,就是不只是發起倡議對抗我們不想要的事物,更要建設出我們想要的替代方案。直接服務及其他社區導向的專案,能讓我們接近想要讓世界更好的人。試想:誰會想要加入您的倡議計畫呢?

 

跨出您社交圈發展需要時間,但若要建立一個成功的團體,這一定值得您花時間。


將這資源嵌入網頁: